封存、爬山虎的家

《封存》

《封存》是与城市升级改造议题有关的艺术创作。这组作品属于系列作品中的一组创作,创作地点位于湖南常德沅水右岸的棚户区。目前,棚户区正在进行拆迁,不久的将来,一座现代化新城将会把这里彻底覆盖,这里现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在这拆旧建新之际,怎样保存旧城的记忆并为未来新城注入原点记忆,是系列作品创作的基本出发点。

作品信息
创作者:胡泉纯
创作助理:何国威、王嵩良、向昱。
作品尺寸:75厘米*75厘米*75厘米,45厘米*45厘米*45厘米。
作品材料:水泥、旧建筑废渣
作品监制:萧彬
作品制作:刘建文、刘建武、孙德力、陈书国、陈立华
创作时间:2017年4月
创作赞助:湖南常德江南城发、北京艺术介入。
摄影:V studio \常德蜂鸟\

由于拆迁,棚户区到处都是拆迁遗留下来的建筑废墟,整体呈现一片残败萧条的景象。仔细观察发现,每家每户这些建筑废墟的表情各不相同。究其原因,在棚户区,一般都是每家每户自建房屋。在自建房屋时,由于每户人家各自的喜好、品味及当时的经济状态各不相同,因此决定了当时所采用的建筑材料和装饰手法各不相同。房屋拆除后留下的建筑废料也因此不尽相同,多少都带有各家各户曾经生活状态的独特印记。《封存》计划希望能将这些“微表情”封存凝固。

作品的具体实施步骤是:首先,在各户已拆迁的建筑废墟中采集能代表这处废墟特点的建筑及装饰材料,并查明房屋所在的街巷及户主姓名,确定其GPS定位点。然后,将建筑废料用水泥封存成一定尺寸的立方体,使其完全干透硬化。接着,再用对立方体的各个面进行切割,这样内部的各种材料就显现出来了。最后一道工序是将采集到的住户信息雕刻在封存体上,每个封存体与原来的街区空间定位产生了对应关系。

这些封存体将会安置在新城的公共空间之中。在未来,对于个人和家庭而言,这些封存体可以作为曾经家园的纪念物。对城市而言,它们还能“用”,可作“城市家具”之用。因为,最初给这些封存体设定了两种尺寸模式:75厘米×75厘米×75厘米,45厘米×45厘米×45厘米,这是正常桌子和椅子的尺寸。这些封存体的组合可以为人提供休憩和使用的功能。

《封存》是一项持续开展的艺术计划,直到整片棚户区全部拆迁完毕为止。这也是一项带有互动性和个性化定制的计划,可以依据居民各自独特的要求实施封存,封存住那些他们认为最为珍贵的物件。多少年后,当曾经的房屋主人再次触碰到这堆封存体时,可以从依稀可辨的独特的建筑物料中追忆起曾经的老屋、家园、旧事。这些带有独特印记的封存体构成了城市的记忆核,讲述着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

《爬山虎的家》

《爬山虎的家》是与城市升级改造议题有关的艺术创作。这组作品属于系列作品中的一组创作,创作地点位于湖南常德沅水右岸的棚户区。目前,棚户区正在进行拆迁,不久的将来,一座现代化新城将会把这里彻底覆盖,这里现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在这拆旧建新之际,怎样保存旧城的记忆并为未来新城注入原点记忆,是系列作品创作的基本出发点。

创作者:胡泉纯
创作助理:向昱
作品尺寸:高9米
作品材料:废弃钢筋
作品监制:萧彬
作品制作:刘建文、刘建武、孙德力、陈书国、陈立华
创作时间:2017年4月
创作赞助:湖南常德江南城发、北京艺术介入
摄影:V studio \常德蜂鸟\蒋瑜

在棚户区随处可见爬满爬山虎的房子,这种景象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也构成人通常对于家园的记忆。爬山虎依附在建筑上生长的同时,也忠实地塑造出了建筑空间形体转折与围合。《爬山虎的家》这件作品通过“抽离”爬山虎所依附的建筑物,仅留下盘根错节带有建筑形体空间记忆的爬山虎。作品的尺度以棚户区旧房子的实际尺寸为依据,材料采用拆迁现场废弃的钢筋焊接,整体营造出爬山虎对房子的包裹状态,形成通透虚空的形体。

这件作品将置于未来的新城空间。这一装置可以在未来的城市空间中回应棚户区曾有的空间记忆。与其它类型的装置作品不同的是,《爬山虎的家》同时还是一件城市绿化装置。未来同样可以再次种上爬山虎,当爬山虎爬在“爬山虎”上时,过去棚户区的房屋印记将越发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