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熹|大乐之野·胡陈粮仓度假酒店

项目名称:九熹|大乐之野·胡陈粮仓度假酒店
项目地点:宁波市宁海县胡陈乡
项目功能:民宿
基地面积:5,430m²
建筑面积:2,630 m²
建筑及室内设计:景会设计
设计主持人: 汪莹
设计团队:汪莹,程辉,祝林,胡杰玲,覃桂梅,詹腾军
设计时间:2015.4-2015.12
建成时间:2017.12
材料:塑木墙地板, U型玻璃,素水泥,水洗石,冷轧钢板,实木板
摄影:苏圣亮
(原始照片及图纸由景会设计提供)


隐秘在群山环绕的宁海县胡陈乡里的九熹•大乐之野是由老粮站改造成的精品民宿, 这里 曾经是当地热闹的粮食储藏和供应站,之后慢慢淡出并长期处于闲置状态,景会设计(Ares Partners)在 2015 年接受甲方的委托对老粮站进行全面的改造设计, 经设计师的精心规划 与设计,这个废弃的粮仓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改造后的粮仓酒店由 7 栋建筑组成,其中 6 栋为改造建筑, 1 栋为新建建筑。酒店共有 21 间客房,并配有全日制餐厅,游泳池,会议室,茶室等公共设施。 原有的建筑是典型的粮仓建筑,窗户小并且都在距离地面 2.5 米以上,窗户主要以通风为目 的,不考虑采光功能,从储物空间转换到酒店客房空间,如此两个极端的功能转换成了此项 目建筑与室内空间改造的一个挑战。

场地规划
原场地由一条 4.5 米宽的主通道连接前后两个庭院及围绕着庭院的 7 栋老房,改造中设计师 在尊重现有建筑肌理的前提下, 调整和梳理空间格局, 首先是拆除了正对酒店入口大门的 一栋二层高的砖房,这栋原始建筑阻隔着前后空间并阻挡了视线, 在其占地范围内新建的 是一栋局部二层高的建筑, 并在其西(西南)侧增加了一条 3 米宽的次通道, 加强了前后 场地在视觉上以及动线上的连贯性。其次是拆除了主通道与西侧草地之间的围墙, 使建筑 与整个场地及周围的山景融合更密切。在功能分布上,酒店的公共及辅助设施被安排在临近 入口庭院的几栋老建筑中,新建建筑西侧的一栋老建筑改造后作为酒店的全日制餐厅, 餐 厅北面是新增加的泳池,泳池面向视野开阔的草地和远处的山。设计师通过疏导.围合的手 法, 使场地的动线更流畅,空间组合疏密相间,让人在不同尺度的空间中游走体验。

改造与新建
对于场地中 6 栋建筑的改造,我们保留了原有的结构体系, 由于原有粮食储藏功能导致窗 户都非常小,室内光线很暗, 原始建筑的 2.5 米以下为毛石墙体,毛石上方是约 30 公分高 的一圈水泥压线, 水泥以上为砖墙和支撑屋顶的结构柱, 改造中,我们将所有在 2.5 米以 上的窗户扩大, 并按平面布局的需求,有节制有选择的将部分窗户不仅水平方向扩大而且 纵向扩大至 2.5 米以下, 这样增加了室内空间的舒适感。在外立面的处理上,我们将毛石 上厚厚的白色涂料去除, 让毛石的天然色彩还原, 毛石以上的水泥轮廓仍然保留了白色涂 料, 窗洞两边的砖墙上外挂深色的塑木墙板。 去除了涂料的天然石材的建筑与远处的山体 似乎融为一体。

整个场地中最小的两间客房面对的是最开阔的景色, 我们在原建筑的西侧加建了阳光房和 露台,满足了客房功能面积的需求也增加了这栋建筑的体量感和存在感。在西北面山体的衬 托下成为主通道和次通道轴线上的“景点”。新加建的阳光房和露台将室内空间水平方向延 展至室外, 阳光房的天窗从视觉上纵向延伸向天空和远处的山景, 从不同的角度将远处的 山景带入室内。这个加建的构筑物边际线以多段折线呈现,它与背景的山体岩石的刻凿痕迹 有种相似感,同时建筑的人工性和自然的山体又存在着一种强烈的反差,既有着关联又有着 反差特性,建筑与自然默默中进行着一场对话。 粮仓过大尺度的室内空间本身是个不宜用来居住的空间,我们通过“盒体”嵌套的方式来化 解室内单一性, 这些赋予了实用功能“盒体”满足了酒店客房功能上的要求,并通过对尺 度的调节来唤起人的身体在空间中的知觉性。 这种形式改变了通常用隔墙来区分空间的方 式,增加了空间的丰富性和具体性。 在室内的材料的运用上,设计师保持了一贯的朴素自然的风格, 实木板,素面水泥,槽钢, 乳胶漆,冷轧钢板有序结合使用, 营造出了室内平静温馨的氛围

除了对 6 栋原有老建筑的改造之外,入口处作为接待及会务的是一栋新建建筑, 设计师以 抽象简洁的几何体回应了相邻的老建筑和远处的自然山景。 建筑的一层南端为酒店接待, 北端是会议室,二楼的北端为茶室,南端为户外露台,新建筑的高度由北向南逐渐从 7.1米降低至 4.85 米,当人们站在酒店入口大门处时,北面和西北面的山景不被建筑所阻挡,并 且二楼的茶室南北都采用大面积的落地玻璃, 透过玻璃远处的绵延起伏的山隐隐可见。 步 入室内,透过落地玻璃大窗眺望远处一览无余的山景和近处的桃花林, 如同来到了一个世 外桃源。 这栋建筑的东立面顺应着场地在接待与会议功能空间的分界处作了一个“折”, 建 筑立面与地面边界的镜向“折”线在接待的入口处自然形成了一个围合空间,供人们停留交 谈。 正对着酒店大门的南墙以封闭式墙体为主,唯一的竖向窄条窗有节制地控制着内外空 间的对话,客人从室内通过窄条窗眺望远处层层叠叠的山景,有似一幅山水画轴。

一层北端会议室的西墙采用了磨砂U型玻璃,这种磨砂颗粒肌理在建筑外立面上与细腻的外 墙涂料和刷白的粗糙砖墙在对比中形成统一, 从室内看不仅玻璃表面粗糙感与东面的拉毛 水泥墙呼应 而且也增添了一些朦胧感。U 型玻璃外隐约可以看到通向二楼茶室的楼梯。会 议室的北面是落地大玻璃窗,东墙有节制地只开了一个窗,这样将人的视线有目的性地引向 了北面的开阔山景和山景衬托下的建筑。 此栋建筑在型体,体量和室内外材料的运用上尽 可能地保持着抽象和简洁。

这次对粮仓酒店的建筑与室内改造,设计概念的调整和完善贯穿了整个建造过程, 是一个 渐渐理解原有的并逐渐建立新“秩序”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