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慢屋.揽清度假酒店

项目名称:大理慢屋.揽清度假酒店
业主及运营者:重庆慢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项目地址:大理市环海西路葭蓬村
建筑面积:改造前300㎡,改造后1000㎡
设计时间:2013.03-2014.9
建造时间:2013.08-2015.06
竣工时间:2015.07
建造地点:大理
建筑师:元象建筑
合作单位:重庆合信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
设计团队:苏云锋、陈俊、宗德新、李舸、邓陈、李超、李元初、陈功
摄影:存在建筑

一、项目简介:
“慢屋•揽清”(MUNWOOD LAKESIDE)项目是IDO元象建筑(Init Design Office) 近两年在云南大理设计的两个设计型酒店之一,场地位于葭蓬村洱海畔,是一个基于原有农宅的改扩建项目(改造前300㎡,改造后1000㎡)。从最初草图至施工结束一共花了两年半,元象建筑参与了设计建造的全过程:选址策划、建筑方案及施工图设计、室内(包含软装、家具设计及现场制作)及景观设计,施工现场等各个环节进行了全程的把控,目前已竣工并投入正式营业。

二、项目位置:
慢屋•揽清位于大理洱海环海西路葭蓬村,葭蓬村是环洱海最小的自然村,村庄周围环绕着独有的自然景观---海西湿地:杨柳垂荫,芦苇飞絮,水鸟游弋,天蓝海清。整个村庄宁静秀美,五六间小客栈沿湿地岸线散布,慢屋就在其中之一。

三、项目背景:
元象建筑在过去多年的实践中,完成了不少商业项目:大到城市综合体,小到私人会所,最小的一个项目是2013年完成的“7平米极限住居实验 ”样板间的设计建造,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并荣获2014 WA中国建筑奖之设计实验奖、居住贡献奖、社会公平奖三项入围奖。在建筑实践道路上,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特别是受制于西部地区整体并不高的经济发展水平及甲方素质之制约——有很多真正好的想法并未能被实现。我们认为:一个好的建筑必定是多方合力的结果,特别需要一个“好”的甲方。为了能盖一栋让建筑师自己满意的房子,2013年初我们决定“那就自己做一次甲方吧”,于是我们决定“去大理盖房子”。从乙方到甲方,遇到了很多新的问题,于是我们鼓动了身边几位有同样追求的好友,来自重庆合信建筑设计院的建筑师以及来自鼓浪屿慢屋的橙子一起加入到投资建设团队中,一起成立了慢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一群有相同梦想的建筑师为了大理慢屋一起努力。两年多时间里,我们的角色既是甲方又是乙方。施工现场需要把控,各种关系需要协调,方案同样是改了无数轮:只不过这次是给自己改 —— 过程中我们意识到“其实作甲方也挺难,很多实际的问题需要面对”。——还好办法总比问题多,在解决实际问题的同时,我们一直坚守着建筑学的基本准则。
四、作为建筑师的一点坚持
•朴素的设计出发点:元象建筑一贯的设计原则——拒绝时髦、流行的设计手法及套路,力求在创作中提出直接而质朴的解决方案,做恰当的建筑。作为一次“当代乡土”的尝试,我们更应该让建筑真正的属于这个场地。
•属于场地的建筑
布局:控制尺度,将建筑体量化整为零,加建部分形成多个坡屋顶与周围农宅尺度相呼应。
边界:当地石头所砌筑的围墙作为边界存在,让客栈与周围邻居之关系既有所区别,又有所联系。
半下沉的公共空间的介入:这个设计最难的是要跨过面前的马路欣赏前面的洱海水景。建筑与马路之间的关系很难处理。我们采用了一个半下沉的公共空间以塑造一个双重的联系。空间下面通过石头围墙低下来的地方,可以建立与水景的心理联系,空间上面新塑造了一个平台,建立起与洱海水景更为直接的关系。这个平台用了与建筑主体不同的结构方式(钢结构),其标高也有所降低,同一楼地面建立起更亲近的关系。这个平台右边所接的建筑是开敞的,这个动作,一来让底下上来的流线始终处在宽大的室外感之中,让二楼更有一种地景感而不是建筑感,二来,从马路上看,建筑也显得更加空灵、轻巧,不像周边房子那样很实。
客房设计多样性:一共13间客房,每间客房都拥有独特的景观,与场地发生直接的联系。我们做了10个不同的房型,创造多样性的体验。
新建建筑与老房子之间的关系:新老房子之间的交接设计得比较自然,在结构处理和空间功能处理上都很直接,在形态上也有延续。
•关注现代建造与传统之关系
低技作为策略:在造价及当地施工条件限制下,选择了相对常规化的结构和营造体系,在新一轮的乡建大潮中具有一定的普适性。
传统材料的当代表达:关注现代建造与传统之关系,在框架系统下用石头墙砌筑界面,石砌墙面是当地工匠的一种较为成熟做法,希望用质朴材料营造客房空间之独特体验。
旧物再利用:家具陈设使用当地拆除的老木房梁改制,体现了时间的痕迹与一种在地状态。
植物与生活:水院院心种植着百年的古茶树,摘下来的叶就可以在火塘烤制。院子里的石榴,梅子,李子树的果实都会泡制成酒,那应该是到达时的欢迎饮料。后院有一块菜地,摘下来的叶就可以端上早餐餐桌。设计师意图向使用者传递简单、质朴的生活理念。
•生态策略与绿色环保:
除了“在地性”,我们还强调作为建筑师的社会责任感。使用太阳能热水系统,充分利用当地气候优势。花数十万元设置10吨级的中水处理系统(在大理环海路市政排污管网不健全的背景下),为的是“不向洱海排一滴污水”,自净回用作为景观用水,以负责的态度表达着对自然环境的热爱。同时在客栈主入口设置了中水系统的展示窗口,以便向客人传递环保之设计理念。

五、作为甲方的一点感受
一个好的建筑必定是多方合力的结果,特别需要一个“好”的甲方。在慢屋的整个建设过程中,我们不仅仅需要在设计图纸上控制,也花了很多精力在建造的过程中去协调各种关系,努力让项目落地。
•直面市场,从使用者的体验角度开始设计:这一次我们不再对业主、甲方负责,我们必须直接对使用者负责,在室内设计阶段,我们多轮调整方案,目的是分析透酒店客人的使用行为模式,我们希望慢屋的每一间客房都能有独特的体验感,我们希望做到“设计创造价值”。
•控制造价,强调“适度的设计与建造”:控制造价,降低建设成本是所有甲方的一致目标,对于建筑师甲方也不例外。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如何提高设计的浓度,让好的空间体验感落地很重要。在大理相对落后的施工技术条件下,是否保留一定的粗糙?做到什么样的精度,如何将这种“粗糙”控制在效果允许的范围内,做到“适度”很重要。
•学会接受“不完美”,关于单坡顶与双坡顶的故事:我们的方案定稿设计为单坡屋顶(模型照片可见),从建筑师的角度希望这是一个更有现代性的新乡土建筑,后来在施工过程中遇突发的风貌控制,只有临时改为双坡屋顶,这是设计上的“不完美”。然而在建筑室内完成之后,我们发现双坡屋顶的框景效果颇具古典意味,让建筑室内与湖景共同构成更为精神性的空间,这一点是我们在被迫改方案时所未曾想到的。对于一个甲方而言,一个项目能否落地才是最重要的,因此遇到突发状况时我们必须权衡利弊,必须“忍痛割爱”,学会接受一些设计上的“不完美”,而最终的结果往往也没有设计师想的那么不好。
•建立真实的客户使用评价体系,不断优化设计:目前客栈已经投入使用近一年,客人的使用反馈将作为真实存在的建筑评价,将是我们今后一系列酒店设计优化最可靠的依据及动力。
我们认为大理慢屋.揽清的项目的实践,是以建筑师为主导的一种开发模式的尝试,特别是在当前社会经济转型之大背景下,在后房地产时代下,或许大家对建筑师的角色定位可以有更新的定义及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