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2021.08.03 | 建筑    关键词:设计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过去的二十年里,MAD建筑事务所的公司规模和业务范围成倍增长,与中国社会经济爆炸性增长同步,成为中国最具创造力和最成功的公司之一。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南京证大喜玛拉雅中心 © CreatAR Images

17年前,马岩松在北京创立MAD,现公司在洛杉矶,罗马,和嘉兴均设立有办事处,他所设计的项目不仅遍布全国各地,在全球范围内也有超过20个项目,是近期在北美以及欧洲均有实践项目的为数不多的中国建筑师之一。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梦露大厦 © Iwan Baan

代表项目包括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梦露大厦,超大型街区南京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哈尔滨大剧院,以及朝阳公园广场。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哈尔滨大剧院 © Adam Mørk

“墨色山水”

在其职业生涯中,马岩松一直采用一种独特的曲线语言,将混凝土和木材雕刻成感性的有机形式,从土地中生长出来,拥抱城市。一些评论家把它们比作宇宙飞船,表达的是设计师对未来城市的憧憬,但它们也可以被视为深深扎根于中国文化和土壤的建筑的永恒表达。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 + Crow

马岩松从耶鲁大学毕业后,曾加入扎哈事务所,与她共事。扎哈的建筑灵感来自俄罗斯建构主义的大胆实验,而马岩松的灵感则来自于大自然。


在其著作《山水城市》中,马岩松引用了中国传统的山水水墨画作为和谐的表达方式,并试图将这种精神带到城市发展中。中国大多数城市的街区规划千篇一律,刻板固化,不成规模,也没有灵魂,纯粹是为了追求利润。对比之下,马岩松的项目独树一帜。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 + Crow

这使得马岩松显得更像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如同当年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埃罗·沙里宁和扎哈·哈迪德所面临的处境,他似乎也决心成为藐视传统,打破常规,坚持自己创造之路的建筑师。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 + Crow

马岩松的方法在于整体性:他抹去建筑与景观之间的界限,让建筑嵌入地面,将屋顶充分绿化,并让起伏的道路和蜿蜒的水池呼应建筑的曲线。他曾回望在北京胡同里度过的童年,对四合院和窄巷子里建筑与人的尺度津津乐道;还有首都在被改造成高楼林立的钢筋水泥森林之前,由那些公园和湖泊所组成的绿色城市的原貌。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建筑历史学家王明贤曾将朝阳公园广场置入山水画作中 图源网络

“云洞图书馆”

最近的六个项目展示了MAD作品的一致性,以及在不同地区突出地方特色的微妙变化。海口云洞图书馆,是“海口·海边的驿站”公共艺术项目16个驿站中的首个落地项目,由海口旅游文化投资控股集团委托MAD设计建造而成。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不仅有图书馆开放给当地居民和游客阅读,另外还有咖啡馆可以放松休闲。MAD在柏林郊外一个封闭社区建造了一个休闲亭子来启动项目实践,而“云洞”正是这颗种子的开花结果。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白皙的混凝土外壳掩盖了所有的配套设施服务,从外面看,它就像一块被海浪磨得光滑的岩石。建筑内部像一个洞穴,具有神秘感和保护性,大小不一的圆形开口允许人们从内往外看向大海,也引入自然光和微风,使海口的湿热气候在室内得到缓解。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亚布力企业家论坛永久会址”

亚布力企业家论坛永久会址位于中国东北部的山区,这是中国企业家论坛(CEF)在亚布力建造的永久会址,不仅是全年会议和展览项目的举办地,也将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神圣的精神殿堂,和弘扬企业家精神的文化地标。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柔和起伏的银白色屋顶幕墙呼应着户外的雪峰松林;建筑顶部的巨型天窗在白天将室外的自然光纳入室内,照亮内部空间。室内木质墙壁与充足的自然光共同营造出柔和温暖的氛围。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乐成四合院幼儿园——将老北京“捧在手心”

回到马岩松的家乡北京,在这里MAD新设计了乐城四合院幼儿园。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Crow

为了将老人护理和学前教育、新建筑和历史建筑交织在一起,马岩松将原址上一个上世纪90年代兴建的仿四合院围在一个多层玻璃墙的综合体中,并以小的圆形庭院作为点缀。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马岩松认为,小孩需要自由和爱,为了充分开发他们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幼儿园将学习和游戏融合在一个流动的空间布局中,顶部则以低矮平缓的姿态水平延伸出一个 “漂浮的屋顶”。台阶和滑梯连接着不同的楼层,弧形的墙壁分割不同的学习区域。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Crow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消失”的体育场

衢州体育公园位于浙江衢州,包含一座30000人体育场、10000人体育馆、游泳馆、综合馆建筑群、室外附属训练场、运动员服务中心和体验中心、以及科技馆和少年宫,总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但大部分建筑都被草坪和护堤巧妙地掩盖,成为景观本身,镶嵌的白色混凝土线条雕刻出新的曲线,部分作为点缀,部分实际承载着人行步道功能。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三万人体育场的巨大看台结构被隐藏,建筑体量消失,唯一可见是漂浮的、光环一般的体育场顶部风雨罩,就像一个装置,宛如云朵轻盈、飘动在看台之上,在湖面上形成倒影,对慢跑、散步的市民来说,相映成景。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MAD

在哈尔滨歌剧院,游客可以从建筑上方走过,人行道在人造山丘和公园周围回旋,这些元素联系在一起,为居民创造一个绿洲。正如马岩松所洞察:“人与自然的关系不仅是生态和可持续性,而且还有精神和心情。这是这片土地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文化和哲学,需要应用于我们未来城市的发展。”

“森林中的火车站”

在位于上海和杭州之间的工业城市嘉兴,MAD设计建造的“森林中的火车站”——嘉兴火车站刚于6月25日举行了启用仪式。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为了向历史致敬,且让市民有机会感受城市历史的厚度,MAD还将历史上的老站房(毁于1937年)进行了1:1的复建还原,作为文化历史展示厅。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候车大厅是一个开阔明朗的空间,采用白色为主的极简风格和泛光的顶部照明,有楼梯通向三个月台。南面主要通道种植了大量树木,创造了一个城市森林。北面规划有办公楼、精品酒店和零售商业。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城市的花园客厅”

另一个同样也位于嘉兴的新项目是:18万平方米的嘉兴市民中心,项目包含科学技术馆、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和青少年活动中心三个场馆。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以中央圆形草坪为中心,三处场馆“手拉手”地连接一起,通过一个用当地生产的白色陶瓷板建造的环形屋顶,以流线型的白色曲线围合成一个整体。线条有机流动,呼应了江南水乡的柔美与飘逸,尽显灵动。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和衢州体育公园一样,该市民中心是作为大地艺术的建筑,可居住的雕塑,邀请人们探索并吸引人们进来。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MAD

MAD正在使得中国城市变得人性化,其所创建的项目应成为世界各地类似建筑的新范本,激励这些项目也朝着同样的方向而努力。


本文撰稿人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信息

策划:周三霞

翻译:Finus

编辑:晓熠

视效:郎红
本文由 Michael Webb 授权发布

如出现错误或需转载,请留言与顶顶联系

微信号:sunshineprsz

手机号码:18929339552



返回

添加关注已关注

查看更多设计项目

项目信息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过去的二十年里,MAD建筑事务所的公司规模和业务范围成倍增长,与中国社会经济爆炸性增长同步,成为中国最具创造力和最成功的公司之一。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南京证大喜玛拉雅中心 © CreatAR Images

17年前,马岩松在北京创立MAD,现公司在洛杉矶,罗马,和嘉兴均设立有办事处,他所设计的项目不仅遍布全国各地,在全球范围内也有超过20个项目,是近期在北美以及欧洲均有实践项目的为数不多的中国建筑师之一。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梦露大厦 © Iwan Baan

代表项目包括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梦露大厦,超大型街区南京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哈尔滨大剧院,以及朝阳公园广场。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哈尔滨大剧院 © Adam Mørk

“墨色山水”

在其职业生涯中,马岩松一直采用一种独特的曲线语言,将混凝土和木材雕刻成感性的有机形式,从土地中生长出来,拥抱城市。一些评论家把它们比作宇宙飞船,表达的是设计师对未来城市的憧憬,但它们也可以被视为深深扎根于中国文化和土壤的建筑的永恒表达。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 + Crow

马岩松从耶鲁大学毕业后,曾加入扎哈事务所,与她共事。扎哈的建筑灵感来自俄罗斯建构主义的大胆实验,而马岩松的灵感则来自于大自然。


在其著作《山水城市》中,马岩松引用了中国传统的山水水墨画作为和谐的表达方式,并试图将这种精神带到城市发展中。中国大多数城市的街区规划千篇一律,刻板固化,不成规模,也没有灵魂,纯粹是为了追求利润。对比之下,马岩松的项目独树一帜。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 + Crow

这使得马岩松显得更像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如同当年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埃罗·沙里宁和扎哈·哈迪德所面临的处境,他似乎也决心成为藐视传统,打破常规,坚持自己创造之路的建筑师。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 + Crow

马岩松的方法在于整体性:他抹去建筑与景观之间的界限,让建筑嵌入地面,将屋顶充分绿化,并让起伏的道路和蜿蜒的水池呼应建筑的曲线。他曾回望在北京胡同里度过的童年,对四合院和窄巷子里建筑与人的尺度津津乐道;还有首都在被改造成高楼林立的钢筋水泥森林之前,由那些公园和湖泊所组成的绿色城市的原貌。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建筑历史学家王明贤曾将朝阳公园广场置入山水画作中 图源网络

“云洞图书馆”

最近的六个项目展示了MAD作品的一致性,以及在不同地区突出地方特色的微妙变化。海口云洞图书馆,是“海口·海边的驿站”公共艺术项目16个驿站中的首个落地项目,由海口旅游文化投资控股集团委托MAD设计建造而成。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不仅有图书馆开放给当地居民和游客阅读,另外还有咖啡馆可以放松休闲。MAD在柏林郊外一个封闭社区建造了一个休闲亭子来启动项目实践,而“云洞”正是这颗种子的开花结果。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白皙的混凝土外壳掩盖了所有的配套设施服务,从外面看,它就像一块被海浪磨得光滑的岩石。建筑内部像一个洞穴,具有神秘感和保护性,大小不一的圆形开口允许人们从内往外看向大海,也引入自然光和微风,使海口的湿热气候在室内得到缓解。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亚布力企业家论坛永久会址”

亚布力企业家论坛永久会址位于中国东北部的山区,这是中国企业家论坛(CEF)在亚布力建造的永久会址,不仅是全年会议和展览项目的举办地,也将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神圣的精神殿堂,和弘扬企业家精神的文化地标。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柔和起伏的银白色屋顶幕墙呼应着户外的雪峰松林;建筑顶部的巨型天窗在白天将室外的自然光纳入室内,照亮内部空间。室内木质墙壁与充足的自然光共同营造出柔和温暖的氛围。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乐成四合院幼儿园——将老北京“捧在手心”

回到马岩松的家乡北京,在这里MAD新设计了乐城四合院幼儿园。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Crow

为了将老人护理和学前教育、新建筑和历史建筑交织在一起,马岩松将原址上一个上世纪90年代兴建的仿四合院围在一个多层玻璃墙的综合体中,并以小的圆形庭院作为点缀。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马岩松认为,小孩需要自由和爱,为了充分开发他们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幼儿园将学习和游戏融合在一个流动的空间布局中,顶部则以低矮平缓的姿态水平延伸出一个 “漂浮的屋顶”。台阶和滑梯连接着不同的楼层,弧形的墙壁分割不同的学习区域。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Hufton+Crow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存在建筑

“消失”的体育场

衢州体育公园位于浙江衢州,包含一座30000人体育场、10000人体育馆、游泳馆、综合馆建筑群、室外附属训练场、运动员服务中心和体验中心、以及科技馆和少年宫,总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但大部分建筑都被草坪和护堤巧妙地掩盖,成为景观本身,镶嵌的白色混凝土线条雕刻出新的曲线,部分作为点缀,部分实际承载着人行步道功能。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三万人体育场的巨大看台结构被隐藏,建筑体量消失,唯一可见是漂浮的、光环一般的体育场顶部风雨罩,就像一个装置,宛如云朵轻盈、飘动在看台之上,在湖面上形成倒影,对慢跑、散步的市民来说,相映成景。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MAD

在哈尔滨歌剧院,游客可以从建筑上方走过,人行道在人造山丘和公园周围回旋,这些元素联系在一起,为居民创造一个绿洲。正如马岩松所洞察:“人与自然的关系不仅是生态和可持续性,而且还有精神和心情。这是这片土地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文化和哲学,需要应用于我们未来城市的发展。”

“森林中的火车站”

在位于上海和杭州之间的工业城市嘉兴,MAD设计建造的“森林中的火车站”——嘉兴火车站刚于6月25日举行了启用仪式。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为了向历史致敬,且让市民有机会感受城市历史的厚度,MAD还将历史上的老站房(毁于1937年)进行了1:1的复建还原,作为文化历史展示厅。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候车大厅是一个开阔明朗的空间,采用白色为主的极简风格和泛光的顶部照明,有楼梯通向三个月台。南面主要通道种植了大量树木,创造了一个城市森林。北面规划有办公楼、精品酒店和零售商业。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奥观建筑视觉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CreatAR Images

“城市的花园客厅”

另一个同样也位于嘉兴的新项目是:18万平方米的嘉兴市民中心,项目包含科学技术馆、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和青少年活动中心三个场馆。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以中央圆形草坪为中心,三处场馆“手拉手”地连接一起,通过一个用当地生产的白色陶瓷板建造的环形屋顶,以流线型的白色曲线围合成一个整体。线条有机流动,呼应了江南水乡的柔美与飘逸,尽显灵动。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和衢州体育公园一样,该市民中心是作为大地艺术的建筑,可居住的雕塑,邀请人们探索并吸引人们进来。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 MAD

MAD正在使得中国城市变得人性化,其所创建的项目应成为世界各地类似建筑的新范本,激励这些项目也朝着同样的方向而努力。


本文撰稿人

MAD:拥抱自然与人性


信息

策划:周三霞

翻译:Finus

编辑:晓熠

视效:郎红
本文由 Michael Webb 授权发布

如出现错误或需转载,请留言与顶顶联系

微信号:sunshineprsz

手机号码:18929339552


扫码关注 全球设计奖项研究所公众号